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> 栏目导航
热门排行
您的位置:主页 > 社区 > 社区

75岁独居奶奶帮小区搬菜 上海老年社区怎样自救?


发布日期:2022-04-30 06:1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多款游戏软件防沉迷模式存在问题 未成年人玩网游...,张阿姨早上五点半起床开工,晚上八点半收工,年逾古稀却过上了「996」生活。

  疫情开始之前,通过全弄投票,她成了 543 弄某楼的楼组长。现在她必须得出门了。

  张阿姨(化名)自述出生于 1947 年,全家曾经住在「人民广场那边」。如今,老伴已经去世,大女儿被封在自家小区楼里,小女儿远在珠海,她独自一人住在老小区的家中。

  北蔡镇某路 543 弄位于浦东新区封控区的中心。这里的居民大多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从上海核心区搬迁过来的——为了给现代化城市建设腾空间。

  全弄加起来,五十岁以下的青壮年只有三四户,其他的居民多是六十、七十、八十、九十的老年人,以及他们照看着的年幼孙辈,有的仅有一两岁。其中,有 10 户存在高龄,独居,身体残障等各种困难。

  「你看人家一走进我们那个小区,都说,哟这个小区像养老院一样的。」张阿姨说。

  奥米克戎一来,很快,其它楼栋先被封楼,后来张阿姨的楼道里起初有四户人家的老人出现了核酸阳性,后来被封楼后又出现四户人家老人核酸阳性。用张阿姨的话说,整个里弄「全军覆没」,全部楼栋都被封了起来。

  上海不仅是一座大城市,还是一座「老」城市。在这里,60 岁以上老年人占常住人口的 23.4% —— 接近四分之一。

  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单上海一个城市,就有 581.5 万名年龄超过 60 岁的老年人,比广州、深圳、武汉加起来还多。上海与深圳城市规模接近,但上海 65 岁以上老年人的数目是深圳的七倍。

  老人聚居的社区常常看不到几个年轻人。即便子女和父母同在上海,年轻人也大多住在离工作地点更近的社区,而老人们则集中生活在连片的老旧小区。

  543 弄就是这样「老」。3 月 16 日,小区开始封控,疫情依旧没有停止蔓延。543 弄所属的社区居委会共有六名工作人员,服务着数千居民,其中三人很快也成了阳性。有居民在微博上反映,小区里菜贩野团泛滥,处于几乎没人管的境地。

  居委会自顾不暇,六十多岁的老人们要看护孙辈,年轻人也大多另有任务。租户之一是个打工的年轻人,疫情封控没了生活来源,跑来找张阿姨,被介绍到附近某医院当「大白」。楼里还有一个中青年干部,也被推荐去别的地方当了防疫志愿者。

  现在楼里几乎只剩下老人孩子,而张阿姨是楼组长。危急时刻,她虽然已经七十多岁了,有糖尿病,曾经犯过脑梗,仍需要吃药维持,但还是责无旁贷地成了志愿者。

  张阿姨早上只喝了瓶牛奶,便与另一位志愿者和过来测核酸的医生一道,负责叫房号、扫码,直到下午一点半。

  核酸结束,回到家,邻居煮了七个饺子给张阿姨吃。因为她的牙肿了,脸跟着肿了大半边,不能吃太硬的东西。

  又躺了一会儿,物资就来了。连「大白」们都似乎对他们这栋「阳楼」表现了一定程度的恐惧,每次运送物资都是送到楼下就走。

  没有防护服,也没有一次性手套,张阿姨戴着普通医用口罩,当防疫物资匮乏的时就用食品塑料袋套在手上,再去敲门。

  作为土生土长的上海人,张阿姨年轻时是「铁姑娘」——用这个有时代特色的词来描述她再准确不过了——曾到新疆工作 18 年,参加了生产建设兵团某团的「铁姑娘班」,干过各种重活,也受到过首长接见,就连当地地方史册上都记载了她的名字。直到 1980 年,她才顶替退休的母亲回到上海,在某纱厂当工人。

  隔壁楼组长吴阿姨(化名),今年 69 岁,和弄里另几位阿姨在疫情前就积极参加志愿服务,这次又当了楼栋志愿者。她说,从 3 月 16 日封控至 4 月18 日这最艰难的二十多天里,物资一共发了五次。其中,菜只发过两次,第一次是一棵莴笋,第二次一棵白菜。

  家里人多的话,这些东西并不太够吃,还是需要靠团购。吴阿姨又以楼组长的名义,让弄里的年轻人帮忙操作,自费团购过几次,把买来的菜分给了几个困难户。

  今天来的物资不错,有盐水鸭,还有一家一条鱼、几个鸭蛋。张阿姨和吴阿姨请一位外地来打工的年轻人帮忙,一家一家把物资送过去。有几个「阳了」的家庭已经全家到方舱隔离,拜托张阿姨代为保管,于是她家冰箱里又多了几只鸭子。

  发完物资,还有对社区和楼道打消毒液的任务。张阿姨和吴阿姨用毛巾包上头,拎着消毒水又出去了。一直折腾到八点半,她才回到空无一人的家里,准备再吃点东西。

  自从九年前,丈夫去世,张阿姨一直独居在家。小女儿在珠海工作,也做过几十年的公益。她曾经试图将母亲接到外地,但母亲呆不惯,又自作主张买了张机票,跑回了上海。

  起初,谁也没觉得这国际大都市上海会封二十几天,竟然闹到缺物资的地步。女儿听说母亲的社区被封,外甥女便开始像别人一样,开始帮她团购买菜。

  当整个浦东被封,快递也被禁了,小女儿在连续熬了四个晚上帮母亲网上团菜,却什么都没买到之后,小女儿都差点急疯了。

  当时,她想飞回家,但是母亲怕女儿也被封在小区里,还会影响到她的工作,就立马拒绝。小女儿便通过朋友联系到在上海的恩派基金会。这个公益组织长期在上海支持社区建设,拥有深厚的志愿者资源,疫情封控开始以来,已经向上海的三千多位独居老人发放了蔬菜包。他们响应迅速,很快调集人力,核实了弄里需要援助的老人和残障人士情况。

  4 月 16 日,公益组织送的十箱蔬菜和饼干、八宝粥送到小区门口,张阿姨找吴阿姨帮忙接了进去。她自己是独居老人,也属于援助范围,但她把自己的那份菜拆成三份,分给了虽然不是孤老,却家里人多、物资不够的家庭。

  小女儿对此颇有微词。电话中,她「数落」了母亲一顿,说公益组织好不容易才核实了救助对象,怎么能随便把自己的菜分给别人呢?

  母亲有糖尿病,有脑梗后遗症,家族还有遗传性甲状腺疾病,致使她甲状腺全部切除。一个健康状况如此的独居老人成了楼组长,万一「阳」了怎么办?万一在工作中突发疾病怎么办?万一……

  「我不愿意我妈去做,但我不可能跟她硬杠,对吧。我肯定要顺着她。你开心就行了,你不要累着,对,我也要安慰她。几乎从疫情发生到现在,我天天给她打一个电话,天天跟她视频,她都嫌我烦了。」

  居委会有一位工作人员专门收集医疗与用药需求,但他也有忙不过来的时候。一个月来,最紧急的医疗需求是一位老人发生高血压急症,药却断供了。最后,吴阿姨拿着通行证,骑车到医院帮忙开了药。

  张阿姨不太考虑这些万一。「我跟女儿说,你也不做他也不做,那这个社会还好吗?她们想想,老妈还是有一点觉悟的,因为我们都是苦过来的人。」她说。

  女儿的觉悟是另外一种。在上海的公益组织发布了缺运力的通告之后,她动员朋友圈三千多人,号召更多人加入帮助独居老人和困境群体的队伍中。她还拜托在上海的朋友,以及做抖音网红的友人帮忙转发。

  「上海的老一辈勤俭节约,肯为这个社会做贡献。」她说,「我们应该给下一代以身作则,把他们这一代的好精神遗传给下一代。」

  今天,上海许多区域已经封控一整个月,而在 543 弄仍在继续封闭管理。做志愿者的老人们在继续她们的工作,全弄数百位老年人的生活也在平淡中维持着。